中惠泽加油站5站独家回应记者 2分40秒热视频拍摄前后

发布时间: 4周前 (02-20)浏览: 23评论: 0

  记者采访了中惠泽加油站5站相关人员并核实后,一个热点的核心逐渐清晰起来:11月4日23时40分左右,消费者C先生驾驶一辆东风风行景逸X3来到位于经十路与燕子山路交界口的中惠泽加油站5站,准备在其最西侧的12号加油枪加油。加油前,他到加油站的收银台充值1000元,并索要了发票。随后,拿卡到加油机前加油。

  为其加油的是中惠泽加油站5站的工作人员A(视频里第一个出现的男士)。加完油后,C先生一番对照,感觉油量不对即他在视频中所说,“天天跑长途,差一个格的时候加了34个(升)油,回到济南之后还差一个格,办完卡之后,显示是41.7个油,但自己车的油箱只能装42个油,一箱油差7升左右。”

  而加油站加油记录显示,C先生当天加油量为41.55升。东风风行景逸X3的油箱容积是多少?记者网上查询车型参数发现,其多个年份车辆的油箱容积均为55升。

  对于自己感觉的油量差量,C先生提出质疑。对此,为其加油的工作人员A到加油站收银房间拿出第一个量杯,即视频中出现的塑料量杯。随后,双方在加油机前,准备向里面加一升油,以测量加油机加油量的准确度。

  此塑料量杯为该加油站平时测量购进油的密度所用。由于加油站买卖油一般为“吨进升出”,购入时,通过地磅称量所购油的重量,然后用量杯对其抽样检测,测出密度,二者相除即得出此次购进油的升数。

  当时结果显示,所加油量并未达到这一塑料量杯1升的刻度处。对此,C先生到收银台前找到收银员,即视频中出现的第3名工作人员进行交涉。

  交涉无果,加油站工作人员叫来了当天的值班班长B,即视频中第2名加油站工作人员,也就是C先生在视频中提到的“当班经理”。

  B女士了解完现场情况后,又从收银台后面的柜子里拿出第二个量杯,即视频中出现的玻璃量杯,试图通过它来证明,自己加油站的加油量没问题。然后,双方又来到12号加油枪前,准备再次向里面加一升油,以测量加油机加油量的准确度。

  结果显示,此次油量也没到该玻璃量杯1升的刻度处。随即,B女士又拿来刚刚用过的塑料量杯,之前往里面加入的测试汽油,已经被工作人员倒进壶里。所以,她准备再次向已经空了的塑料量杯再加一升油,加完结果显示,也没到该塑料量杯1升的刻度处。

  随后,C先生拿出手机开始拍摄视频,最开始的内容,就是那个2分40秒视频出现的两个装着汽油的量杯,也就是他在里面描述的“也换了量杯了,两个都不够,细的(指玻璃量杯)也不够”。接下来,视频显示,C先生来到加油站收银房间,询问出现这种情况怎么解决。

  视频中还有第二名消费者Y先生,大约晚C先生五六分钟,驾驶一辆东风雪铁龙来此加油站加油。在视频拍摄过程中,C先生将其描述为“第二个受害者,这都是见证的”,Y先生正与值班班长B女士交谈,他在视频里说的唯一一句话为“拍他的营业执照”。

  对于视频中加油站3名员工没有太多的回应,山东中惠泽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冯军向记者表示,当时他们相继拿出两个量杯进行加油测量,“目的是急于证明我们的加油站加油机没问题,但看到结果后,也都发蒙了,不知道怎么处理。这也是加油站平时对员工加油计量常识和应急应对培训不够所致,两个量杯就是测量密度的工具,不能作为计量器具使用,所以一错再错。这些都是我们的失误。”

  冯军提到的“加油计量常识”,市质监局7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里有所提及。济南市计量检定测试院副院长、高级工程师陈霈表示,根据燃油加油机工作原理和国家标准要求,每种加油机都有一个最小被测量,通俗地说,就是最小加油量,量一般为5升。这就意味着,如果消费者加很少量的油,如低于5升,这时加油机很难保证加的油量在国家规定的误差范围内,会出现较大的油量偏差。

  冯军说,为了反复验证自己没问题,员工还把其中一个量杯的油倒进壶里,然后把另一杯的油再倒进来,看是否两个量杯之间有差别,结果显示,还是和之前一样,“这次就彻底蒙了。”

  对自己拍摄的现场视频,C先生在拍摄过程中提到两次,一次是“究竟怎么处理,我只有把这个视频上传到网站了”;一次是“你们就这样拖着,咱们网上见或者明天技术质量监督局过来。”

  事发当晚,双方现场交涉未果后,零时30分左右,C先生驾车离开加油站,约四五分钟后,Y先生也驾车离开。这就是说,从两位消费者进站加油到离开,整个事件过程大约50分钟。

  11月6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,冯军第一次在朋友圈里看到这段2分40秒的视频,是他的一位朋友发来的。

  此前一天,也就是5日上午9时左右,他从员工电话里得知前一晚加油站发生的情况,给当天值班班长B打了个电话,让她去交涉。该班长觉得自己并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,就没与两位消费者交涉。

  为何不让公司其他负责人去交涉?冯军回应说,公司大部分负责人包括济南加油站站长4日早上全部赶往南京学习,本来他也要一起去,但3日晚上临时决定要去潍坊谈一个项目,6日早去了潍坊。

  6日上午9时左右,C先生和Y先生一起来到加油站,就问题解决办法进行交涉。当时接待二人的是加油站值班班长B,双方没有谈拢。

  10时10分左右,在潍坊的冯军给公司的另一个相关负责人林总打电话,让他赶到现场谈。该负责人约11时30分到达现场,双方谈了大约两小时,并未谈出一致的结果,C先生说自己要出差,离开现场。不久,Y先生也离开,离开前约定15时再当面谈,但并未准时出现,而是15时30分左右来到,就如何处理进行交涉,仍未谈拢。冯军事后得知,当天15时左右,Y先生曾带称其是媒体的人员,到路对面的另一处中惠泽加油站“采访拍摄”。

  此时,那段2分40秒的视频已经在朋友圈里持续发酵,并引起济南市质监局的注意。17时30分左右,质监局工作人员来到事件发生地中惠泽加油站5站,进行现场检测,对加油机检定。前后相继赶来的,还有多家新闻媒体记者。该事件迅速成为新闻关注的热点。

  冯军说,此后C先生又联系到林总,双方约定礼拜二即7日上午再见面交谈,但他只是打电话交涉,没有出现,当天下午,同样又打了一次电话,此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。

  对于双方数次当面及电话里交涉的具体内容,冯军回应,目前还不方便透露,确有需要的时候,会一一如实向外界公布。

  接受完中惠泽加油站一方的独家回应后,记者试图向另一方了解当时的情况,并几经辗转电话相继联系到了C先生和Y先生,请他们对那段2分40秒视频前后发生的事情,给出自己的回应。两人表示,目前婉拒媒体的采访。(应采访者要求,文中除冯军外,其他均作化名处理)

标签: 塑料量杯

上一篇: 300+!江苏常熟VOCs治理企业名单
下一篇: 杨宗宗:不忘初心打造新疆植物标本馆

相关文章
︿